公司新闻
 
项目报道
 
行业热点
 
重要报道
 
欧家岭系列-母亲是螺蛳仙子
 

    看过小文“我的家乡欧家岭”,列位是否还记得结尾处说到美丽神奇的欧家岭就那三老爹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今天得闲,就再说说她的一件神奇的事。
    刚进欧家岭村庄入口,但见有一块形似螺蛳的巨石立于眼前,四周是田,也不记得是哪朝哪代,这里原是一场地,上有草屋数间,坐北朝南。门前是田,种了水稻。屋后也有几层田,田后埂向上便是鲤鱼地,门前不远处有条小河,河对过是“大笣”“二笣”双峰。
    这里住一户人家,以种田种地打柴为计。生有一子,虎背熊腰,倒是健壮,为人老实憨厚,有时还傻傻的,力气大,打柴种地却是能手。但却年到三十没能娶亲,提亲的人说他太老实了,家里人也急得无可奈何。这日傍晚,天快要黑下来,父子俩还在地头锄地,天边的晚霞快要落尽,一阵晚风吹过,从西山边的小路上走来一女子,二十几岁光景,穿的是一身洗得干净的破旧衣裳,但却遮不住那一身灵秀,美丽的容颜,难已尽述。路过父子锄地的地边停了下来,拢拢头发。儿子眼尖先看见了,然后父子停了锄地,跟了过来,关心地问,这女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一人走在山路上,山里边可是有野兽的。那女子说,因走亲戚迷路了,现在又饥又渴想讨碗水喝。儿子不等那女子说完,忙上前说:“我家喝的有米汤,吃的有米饭、玉米、山芋……多着呢,你到我家我管你吃饱喝好。”女子见他老实得有点可爱的样子,笑了笑,说句打扰了的话,便随那父子往家走。
    到家后儿子兴奋得不得了,那女子吃饱喝好后说:“多谢了,但我已身无分文,我这兜里有茶籽数粒,你拿去种吧,等来年长出茶叶,拿那嫩芽炒净烘干,用开水一泡,保管清香宜人,爽口提神,比喝那米汤要强百倍了。但这茶要种在大山上,不能施肥,不能打药,它乃是仙躯,要勤除草,不能和别的庄稼同地种,切记,切记!”
    父子俩赶紧点头说:“记住了。”儿子忙上前接过茶籽捧在手上,头点个不停。自此欧家岭的山头上,便种起了茶,而且一直承传着不施肥不打药勤除草的习惯,茶品茶味与别处自然不同,此是后话。女子说完又道了谢,起身要走,儿子急了,一把拦在门口说:“好妹妹,你看这已是晚上,又是山里,你就将就住一晚吧,你和我奶奶睡,明早再走不留。”这样说说闹闹,早惊动了同村的左邻右舍,邻居们围拢到屋里,有赞女子美丽的,有叹清秀的,有说的,有劝的……问女子,家住哪里,亲戚又在哪里,女子只是摇头。再问她姓名,她低着头轻轻地说:“姓吴(无音)。”更有甚者开玩笑说:“既不知来回的路,又不知家在哪里,也算是无家可归了,你看他家儿子如何,不如嫁给他好好过日子,你看如何。”
    那家儿子早羞红了脸,忙说:“可别乱说。”哪知本是句玩笑话,女子听了虽飞红了脸,却没有反对。人们见女子没有反对的意思,又赶紧说:“这孩子虽是老实,但勤劳发狠,心地善良,为人实在,我们左邻右舍只要有难事都找他。你若跟了他也是好的。”其实这女子早也就有那份心了,见如此说,便道:“既是大家美意,但有一件事你们若依我,我今天就同意了。”那儿子忙说:“就是十件我们也依了。”女子继续说:“我每天晚上天黑才能来,清早天没亮就必须走,也不要打听我怎么来和怎么去,若这件依了,我今晚就算答应了。”那儿子没等女子说完,也没细想,早催着众人答应。村民们虽一时回不过神来,见此光景哪有不答应之理。于是大家都来帮忙,嬉嬉闹闹,他俩便草草拜了堂,入了洞房,其间儿女情长,不必细说。
    再说这家老太太还健在,这女子该改口叫她奶奶的,这老奶奶已八十多岁,耳不聋眼不花的,还能做些家事,在村里是一个极聪明的人。见如今这女子叫她奶奶,虽是满心高兴,但一看就能知道点端倪,只是口里不说。
    这女子每天晚上天黑了,便从门前的田边款款而来,晚上在家织布做衣做农活做到半夜,村民们也都过来和她学织布做衣聊天,早上天黑起来洗衣做事,天亮之前是必走的。也是走到门前田边上,就不见了,但奇怪的是,自从这女子来之后,门前稻田里竟不知哪里来了许多螺蛳,村民们也不细问。
    一晃一月有余,夫妻恩恩爱爱,这女子终是怀上了孩子,但还是晚上来早上走的。众人喜在心里,因之前承诺过,却也不便多问。转眼又是十个月过去,这天,天黑后,女子挺着大肚子照样来,上半夜便生了,小宝宝聪明可爱,把一村人乐得心头笑开了花。这女子天亮前煮好了米汤,嘱咐家里人她走后就拿米汤加糖喂孩子。又给孩子喂了遍奶,吻了吻孩子的额头照例天亮前还是走了。这样一复一日,晚上女子来,白天家里人都上工后,就交给他家老太太带,并喂他米汤。
    这样又过了十月有余,孩子一天天长大,会笑会爬。有天下午,大人们都到山上做事去了,只留下老太太带着这小孩,老太太喂过了米汤将孩子放在摇窝里来摇,哄他睡下,那孩子却开了小口叫了声:“妈妈……”,老太太高兴,说我这小宝都会叫妈妈了。
    可这孩子口里叫着妈妈,眼睛睁得滴溜儿圆,看了看又大哭起来,老太太怎么哄也哄不歇,口里只是叫妈妈。老太太慌了,把孩子抱在怀里,在屋里来回走,轻轻地拍着孩子,也顾不了许多,嘴里哼哼着:“嘚…嘚…嘚,嘚(de)你妈妈螺蛳壳,咚…咚…咚,咚你妈妈螺蛳精!”嘴里不停地重复哼着。说也奇怪,那孩子就真不哭了,一停下来,孩子就又叫妈妈又哭起来。老太太是明白人,这回想是真的了。
    这样一直到了天黑,大人们都吃过了,可那孩子就只要那老太太一人,也不吃不喝,一停下来就叫妈妈,就哭。村里人觉得奇怪,都来了,你一言我一句的挤了满屋。
    这时,那女子仍旧和平时一样来了,刚到门口听到屋里闹哄哄的,但她却听的老太太嘴里哼的真切,顿时眼泪流下,进屋来,抱起孩子,亲了又亲,只说了句:“天机已泄露,娘得走了……”,放声大哭。孩子更是叫着妈妈,叫哭不止。女子怀抱孩子想再给喂遍奶,但已是来不及了,这时屋外繁星满天,却听雷声大作,那女子忙放下孩子,更不用说夫妻话别,身体却不由自主飘了起来,越飘越高,孩子哭着喊妈妈,妈妈呼唤着儿子,呼唤着亲人,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叹息。
    这时,那女子情急之中从空中将自己的玉佩丢下,喊了声:“这就是为娘……”那玉佩是一只小螺蛳,正好落在门前的田里,化成一块看似螺蛳的巨石,一直守候在自家门前,扭头日夜望着家人和孩子。孩子一天天长大,每天总要到门前那石头上玩耍,抱着石头,亲着石头,叫着妈妈喊着娘……
    后来,人们把这块地叫螺蛳地。
    这真是,茫茫欧家岭,说不尽那美丽风情,道不完那神奇灵秀!
   
    (仅以此篇献给全天下的母亲!)
    
    
    



 
 
 
 
 
版权所有:安徽华日集团 
Copyright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Click contact for more details.
皖ICP备09002387号



桐城精工路桥